暑假是甜的 ---安徽门户

安徽生活
徐文娟
2020-07-15 11:09


安徽商报橙周刊·本期策划

朋友当老师,已经开始倒数暑假来临的日子了。

心里有那么一点羡慕暑假。从前填报志愿的时候,长辈劝说报考师范的理由无非是——一年有三个月的带薪假期。那个时候小,不觉得假期有什么稀罕的。一转眼,人到中年,无论是家庭还是工作,样样都是泰山压顶,竟成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。有罅隙空间得以喘息,都是欣快的。这个时候,就不免开始羡慕暑假了。

我是80后,80后的暑假已经有了电视、汽水、冰棒还有花脸雪糕。那个时候,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家里有电视、电话,后来甚至还有游戏机。但我家境贫寒,大概城市贫民孩子的童年是最为贫瘠的,说起来毫无亮点;我有些朋友在农村长大,听他们描述,暑假极富乐趣,光是下河玩水、摸鱼捉虾、粘知了,看露天电影、听唱戏、吃西瓜,都可以回味半生。

但年轻的心灵是容易找到快乐的。即便是我,经过几次努力的回想,也慢慢地,拼凑起了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暑假。

前几天看陈嘉映的一个讲演稿,他提到,他们那一代人,大概是最后一代被纯文字滋养起来的人。

但我想到,其实,我也是这么一代人。我从小不爱看电视,小时候的电视,小小的黑白的,放着在我眼里不知所谓的东西,父母不让我看,我也从不偷看。

我看书。学期进行时,看课外书是受到限制的。但到了放假,这条禁令就无形中取消了。我小时候不知道去图书馆,但是,我生活的厂区有图书室。图书室工作的姐姐,今天来明天不来的,我看书快,借一本书当天就能看完,我每天下午都去图书室等她。如果她来上班了,那么我就可以换书了,那一天就堪称完美无瑕了。

那个时候我看了太多的书,书是我另外一个世界,完全超出了现实中的无趣。我看书没人指导,全凭兴趣,流行看世界名著,我把能找到的世界名著读了个遍。然后是看中国古典小说,四大名著、三言二拍;当然,在那个年代,我也无可避免地被吸引进了武侠和言情小说的坑,金古温梁、琼瑶席绢。家长放我出门时,我多半是跑到了旧书摊或者租书店。租书,一本一天一两毛钱,为了省钱,我都看得飞快。看书快就是那个时候养成的积习。前些年没有网上购书时,我还喜欢逛实体书店,坐在那里半个下午,就能读完一本书。

读书的感觉,是甜甜的;就像每个夏天无限量供应的汽水。家住合钢,每个夏天工厂都会灌装橘子汽水作为职工福利。小孩拿着父母发的汽水票,带着啤酒瓶去换就行了。那个时候的啤酒瓶质量不过关,经常半路爆炸。有一次我去打汽水,走着走着,脚被碎玻璃扎破了,流了很多血,缝了几针。现在的孩子大概不会喝这种充满色素香精的汽水了;但我那个年代,甜甜的冰汽水配上一本小说,就能填满一个孩子整个暑假的美梦。

现在小孩的暑假,多半被夏令营、亲子游和辅导班填满。虽然井然有序,但总觉得缺了点自由。新时代有新时代的秩序与规则,它丰富严谨,令人眼花缭乱。而在我那个野蛮生长的年代,我选择了读书作为生命中唯一的娱乐。那些心无旁骛的暑假读书日子,大约一生也无法再重逢了吧?

本期策划,我们邀请了几个不同年代的人,来聊聊他们的暑假。荠菜小包子/文


<下一页
  • 全文阅读

  • 标签: 安徽新闻 安徽频道
    暑假是甜的 ---安徽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