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三的最后一次自我介绍 ---安徽门户

安徽实时
徐文娟
2020-07-15 11:09

◎作者 :仇士鹏  ◎高考年份:2016年

“都把头抬起来,让我好好看看你们。”刚入学时,第一节班会,老师一边点名,一边认着我们。

“这个是念‘球’还是‘愁’啊?”点到我的时候,老师停了下来,望着我笑着说。“老师,发“球”的音。”我一边举手,一边站起身来。“仇士鹏,好名字,人长得也精神!”

那便是我们的初次见面,用九月桂花与月季温柔的抒情作为纪念。

一晃,我们就已走完了三年,老师依旧是温柔地凝望着我们,可是,如同黎明和黄昏时的天地一般,虽然颜色很是相似,但情感基调却已截然相反。

最后一节班会,老师让我们重新进行一次自我介绍,就像刚入学时的那样。相比那时候的拘谨,此时我们已经是彼此生命里的熟客,能在无形之中感到这份友情的有形——就像捏紧拳头,能清晰感到它反馈的坚韧的力量。因此,大家都能放得开,或说单口相声,或组队上去说二人转,把三年来未曾展现出的搞笑的才能都酣畅淋漓地展示了出来。

老师则坐在最后一排,“我要一个个地,好好看看你们”,她摘下眼镜,揉了揉眼,然后把眼镜仔仔细细擦了一遍,再戴上。举起手机,一边给我们拍照,一边注视着我们。

印象最深的,是班长的一段真情吐露,“老师,我想你也知道,我在高二的时候遇见了那个她……我们也约定,一定会在大学里继续走下去,所以我现在想介绍我自己,我叫卢洋,是她的男朋友。”班里的哄笑声立刻汹涌了起来,如滚滚热浪,把微风都阻挡在了门外。老师坐在后面,脸上也扬起一抹硕大的笑容。拍了拍手,等班里安静下来后说道,“我确实是知道的。但因为你们分寸都拿捏得很好,而且两个人的成绩不像其他人一样断崖式下降,都是在往上提,所以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既然你们已经情投意合,那我也祝福你们,都能够考到理想的学府,携手做一对‘学霸情侣’,而我就在家里等你们的请帖了。”起哄声,再次迅速涨潮。

最后一次班会,大家都小心翼翼地把别离当作一个敏感词屏蔽掉,本以为这样就能防止泪水打湿时光,但伤感或许亦是青春的一种美吧——不可或缺,也终将到来。

“还有最后十分钟,那我点一下名吧。”老师说道。64个名字像是一根藤条上的紫藤花,依次飘落了下来。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被唤起,然后就会被大地珍藏,直至在泥土的梦里复苏。因此,我们每个人都回答得很响亮,班级里,安静得只剩窗外风吹叶动的声音。

点名结束后,老师正在深呼吸。班长突然喊了一声老师的名字,“张玲”!她愣了一下,然后迅速做出认真的表情,分外响亮地答了一声,“到”。

那一刻,我分明看见窗外的栀子花正剧烈地晃动,而窗内,哽咽声已经和花香一起弥散了开来。

晚自习,三个小时,老师一直坐在讲台后,“你们再看看卷子,我再好好看看你们。”

印象中,那晚的风,分外轻柔。而那道深情的目光也一直从夏末长到了初秋,又继续沿着时光,在我远行的脚印上一寸寸地生长,和我的思念一起葳蕤,一起向前。


标签: 安徽新闻 安徽频道
高三的最后一次自我介绍 ---安徽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