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高考前夜失去"迷"之自信 ---安徽门户

安徽新闻
徐文娟
2020-07-15 11:10

◎作者 :禾雨  ◎高考年份:2002年

记忆奇妙且无奈。现在只记得,03年来临那会儿,02年高考后的暑假记忆便日趋模糊,直至再也想不起究竟何时彻底如尘般吹起,全无可寻之迹。但又有些瞬间的印象,像是镌刻在青铜器上的铭文,抹去浮尘,清晰可见,还带着些时代性格,比如高考前夜。

考点离我家很近,高考前一晚其实我没什么可干的大事儿。五分钟收拾完文具,不想拿书去抱什么“佛脚”,而是思考穿什么衣服赶考。

穿衣服这件“迷信”,让我在当夜想起三年前中考的往事来。 打小就痴迷足球,初三那年叔叔从上海给我带了一件利物浦的球衣。“军迷”们还记得吗,就是胸前有大大嘉士伯英文字样的经典款。穿上它踢球总能比其它球衣带来更多好运气,是我的幸运战袍。中考对我而言就是一场无可奈何的决赛,必须要穿上,而且不计味道地穿了三天。结果自然是大放异彩,就像后来欧文足总杯上的绝杀,以老师也不敢相信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高中。后来我向学渣弟弟“介绍经验”时,对学习轻描淡写,但对这件“红军”球衣浓墨重彩地吹嘘一番。

有了成功的经验,我更加“迷信”。数字、颜色、时间,都成为我侥幸的必要因素,重大决策都要带着。高中每年增高十厘米,我的幸运球衣也在不停地换,直到高考快来了。

我不喜欢高考,“十年寒窗”被几张试卷决定命运,实在不是那么公平。我当然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公平的方式,否则不会到现在仍是庸庸碌碌之辈。还好02年高考前有世界杯,有中国队的世界杯。我找到了一个给自己放松的理由,每天在报纸、广播、电视里神游日韩,并且安慰自己:这是为要报考的新闻专业提前做学习准备。后来干脆装病请假、晚自习逃课。中国队令人失望,即便我心里祷告用高考成绩去换也无济于事。

直到决赛那晚,我和最好的兄弟逃课去酒吧支持“第二主队”德国。我做足了功课,几乎穿上我所有的幸运符号为卡恩祈祷。最终,失败。从酒吧出来,我和那位逃课生走在意兴阑珊的街头,许久没有说话。直到一股凉意突然钻进天灵盖:这场比赛后,再也没有理由逃避半个多月后的高考了,看球荒废了一个月,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呢?也许就是如同这晚一样的失败吧。

我和他又默默无言,唉声叹气地走着,一直走到高考前夜。

高考前这一晚我就是想着这些事情度过的,最终下决定,随便穿一件衣服去考试。躺在床上看着满墙的足球海报发呆,父亲推开门探探头,“没事儿,明天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正常发挥!明天不要我送你了吧,这么近!”还没等我回答,他就把门关上了,一如既往地潇洒。我又陷入到自己世界里,想象属于自己的大学是什么风景,万一失败了似乎也不能怎么样;后来又想起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要说再见了,未来也许还有更梦幻的吧……

然后我就什么也不记得了。

最近这些年,我倒是经常梦到“高考前夜”,通常吓得一身冷汗醒来,有些无法想象当时那位青年的冷静,也许是失掉了自己“迷信”的勇气反而内心笃定。对于我来说,高考没有给我带来北大清华,却有了一座可调侃的母校与一帮共同成长的朋友;高考也没有带来什么失望与辉煌,却让我迈进更为自主的人生。因此,虽然高考前夜我不记得什么,但依然把它视为一条人生分割线。侥幸、躁动与不定被抛弃在这条分割线之前,之后,现在,以及未来,都希望自己可以尽己所能,平静且不失想象地活着,认真迎着比高考更难熬的一场场人生考试。至于结果,如同灵隐寺公号的目标考核:一切随缘。


标签: 安徽新闻 安徽频道
在高考前夜失去"迷"之自信 ---安徽门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