访茶抱儿山 ---安徽门户

安徽新闻
徐文娟
2020-07-15 11:13

今年清明刚过,我和几位朋友便驱车深入大别山腹地——六安市金寨县青山镇八河村,再访名茶核心产区抱儿山。

抱儿山,位于金寨县中南部青山镇境内,主峰海拔1087米,是大别山较高的山峰之一。

古人云,“高山出名茶”。宋代宋子安在《东溪试茶录》中有过这样的分析:……“山川特异,峻极回环,势绝如瓯……群峰益秀,迎抱相向,草木丛条……,茶生其间,气味殊美,岂非山川重复,土地秀粹之气钟于是,而物得以宜欤!”意思就是说,高山茶品优异,气味殊美的原因是由于那里群山环抱,谷深如瓯,草木繁茂,水土相宜的自然环境所致。被世人称为茶圣的陆羽在《茶经》中告诉人们茶树的生长环境尤为重要,他说,“其地,上者生烂石,中者生砾壤,下者生黄土。……野者上,园者次。阳崖阴林,紫者上,绿者次。笋者上,芽者次。叶卷上,叶舒次。”这就是说茶树生长的土壤,上等茶生长在岩石充分风化的土壤;中等茶生长在砂质土壤;下等茶生长在黄色黏土中。他还告诉人们,野生茶为上品,园圃里的茶差一点;在向阳山坡,烂石土壤,林阴覆盖下生长的茶树最好;茶叶呈紫色为上品,绿色差一些;茶叶以外形肥壮如笋的为好,叶形细弱的较次;叶面反卷的为好,叶面平展的差一些。

说到茶,古往今来,人们只知道六安地区有霍山黄芽,六安瓜片。只知道霍山黄芽以大化坪周围为最好;瓜片只知道齐山蝙蝠洞周边为最佳。这些唐代以来,古人都有记载。关于抱儿山的茶品优异,古书没有记载。而二十多年前,我在青山镇访问茶农朋友,他们都告诉我,八河抱儿山周围的茶更好。于是我便有了访茶抱儿山的冲动。

第一次访抱儿山,那是2018年4月,春寒料峭,天气格外寒冷。主要是因元月份,黄淮地区遭遇几十年一遇的大雪,气温降至零下十几度,大别山区更冷。山下丘陵向阳背风坡面上的茶树还好。背阴面,特别是高山茶树大部分被冻死。我在金寨第一名优野茶厂厂长老江陪同下,驱车到了抱儿山的山脚下,冒着寒风开始登山。当时映入眼帘的是满山被寒风摧毁的各种树木和竹林,到处落满了断树残叶。山坡上所有的茶树被冻死,枯黄一片。只有山上的松树还依然在寒风中挺立着。我当时问老江,这些茶园被毁,以后如何恢复。他说,只有平茬,齐根剪断,扎在岩石土壤里的根还能再发。

抱儿山其实是两座山。一大一小,远远望去犹如慈母怀抱婴儿。母山山顶建有电视转播站。从山脚到山顶修有近900级台阶,台阶较陡。爬上去中间需喘息几次。到了母山山顶才知儿山并没有靠在母山上,距离大约有100多米远。要想到达儿山顶除了山里采药人,其他人几乎不可能登临。俯瞰儿山是悬崖绝壁,山顶都长满树木,有不少树木就是长在岩石缝中。站在母山山顶,感觉风很大。若天空晴朗,站在山顶放眼望去,天堂寨主峰、金刚台主峰、寨基山主峰都隐约可见。老江指着不远处一山峰说,那就是我的茶山,名曰水竹坪,海拔也在千米左右,一天有大部分时间都被雾气笼罩。

这次到抱儿山和2018年的情景大不相同。抱儿山一片郁郁葱葱。各种花有的已经开放,有的含苞待放。山道两旁的映山红已经点点绽红。碧绿的山坡茶园到处是忙着采茶的人们。抱儿山山体环境正如《茶经》提到那样:烂石砾壤,山峰重叠,岗峦起伏,山下有水库,溪水纵横,林木密布。因为海拔在千米以上,终年云雾缭绕,空气纯洁清新,相对湿度大,土质疏松,树叶覆盖腐殖质多。茶树常年在荫蔽高湿的环境里,朝夕饱受雾露滋润。正适合茶树喜温爱湿,耐阴怕晒的特性,使得芽叶肥壮,叶质嫩软,不易粗老。再者高山昼夜温差大,漫射光多,有利于茶树的光合作用,可以制造有机物质。由于周边花草树木的香气被茶叶吸收,促进芳香物质形成。这就形成了高山大林周边的茶叶的优良品质。我们几人沿着山道拾级而上,一边欣赏茶山的美景,一边采摘山道两旁的野生厥菜和野茶。若遇上大片的映山红和一些不知名山花还凑上去合个影,照个像,拍段视频发个朋友圈分享、留念。茶园中还时不时惊飞起羽毛如锦的野鸡。

从抱儿山下来,我们还访问了山下的茶农。他们口中就一个字:忙!是啊,“春光一刻值千金。”春光对于茶叶的采制的确是黄金时刻。古人说:“蕴藉一年力,神全在早春。”朋友老江告诉我,茶农每天早晨五、六点起床,趁晨露采茶,傍晚,茶厂在收购点收购鲜草,连夜进行清洗、晾干、杀青、造形、拉火、烘焙、筛选、包装。整夜、整夜工人不能休息,茶季一连忙几个通宵也是常事。

回到青山镇老江的茶室。恰好当天生产出来高山野生黄芽从山头厂里刚送下来。老江忙招呼我们坐下来试茶。他用山泉沸水洗杯,投进新茶,注入沸水。只见茶芽在玻璃杯中上下翻飞,旋即芽芽直立,栩栩如生。热气扑出,幽淡的茶香,早已窜出杯外,品饮淡黄色的茶汤,沁人心脾,顿时齿间流芳,回味良久。(李冠明)


标签: 安徽新闻 安徽频道
访茶抱儿山 ---安徽门户